【庆祝《前进论坛》创刊60周年】姜天麟:在《前进》杂志编辑部工作二、三事

1987年5月,农工民主党赴广西边防前线慰问团小分队慰问法卡山三号阵地时与指战员合影。后排左一为本文作者


今年4月15日,是《前进论坛》杂志创刊60周年纪念日,看到书架上收藏的《前进论坛》从1979年复刊到2020年的合订本,我心里像打碎了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股脑地涌上心头,许多往事浮现在眼前。

我是1987年2月调到农工党中央机关工作的,当时任《前进》(1995年更名为《前进论坛》)杂志编辑部的编辑。从那时起,我就与《前进论坛》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调到农工党中央机关工作之前,我曾做过《煤矿机械》杂志和中国机械学会继续教育教材的编辑工作。但当《前进》杂志的编辑,还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主要是从科技推理向党派文化逻辑的转变。记得有一次,我把一篇编辑过的稿子,送给孟老(孟庆厚,时任宣传部副部长)审批。他看了稿子后,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做民主党派的工作,要有党派自己的语境,换句话说,就是要讲民主党派的话。你刚来,要一点点熟悉,逐步去掌握。《前进》杂志是农工党的党刊,所面对的群体是我党成员,他们与中共党员不同,有一定的自身特殊性,这就要求我们要讲民主党派的话。简单讲,就要把中共的方针政策吃深吃透,深刻领会精神实质,把它转化为适合民主党派这个身份的话来说,使我们的宣传工作既符合中共的方针政策,又符合农工党中央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让我党成员所接受,达到宣传教育的目的,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当时,我对党派语境一词感到很新鲜,对如何讲民主党派的话并没有什么感受。但随着以后工作的开展,我对讲民主党派的话感受越来越深,深深地感到,这是在党派机关工作的党务工作者所必备的基本功。

1987年4、5月间,农工党中央组织慰问团,赴广西法卡山前线慰问演出。组织安排我作为随团秘书,临行前,张纯之部长找我谈话,布置工作任务。他说,这次组团慰问,由于经费的原因,机关只派你一个工作人员,但任务还是很多的。一是要做好团里的服务工作,认真做好团员交办的每一件事,眼里要有活,要了解慰问的每一个细节,特别是要提前了解每次慰问和演出的流程,做到心中有数,防止出现漏洞,保证慰问顺利进行。二是做好《前进》的组稿工作,包括照相、录音和采访等工作。我当时就表示,决不辜负组织的信任,一定完成任务。参加这次慰问活动,我受到了很大教育,特别是“甘愿吃亏,乐于受苦,勇于献身”的法卡山精神,深深地激励和鞭策着我,使我更加努力的去工作,每天很早就起床投入到工作中,夜里很晚才回去睡觉。使我难忘的是,在开完一次碰头会会后,卢老(卢嘉锡副主席)问我,“小姜,你是农工成员吗?”我说,“还不是。”他说,“你写个申请,我做你的介绍人。”就这样,我走上了加入农工党的路。

还记得在龙州,晚上慰问演出结束,回到住地,已是午夜12点多,走廊里一片安静,大家都睡觉了,这时我愣住了,因为我不知道我住的房间号,不知怎么办为好,去敲谁的门都要影响人家休息;去找解放军战士,还要走很远,耽误人家站岗放哨。当时,我也太累了,索性就躺在走廊里的长挑凳子上睡着了。凌晨4点多,我被浑身的搔痒弄醒了,原来蚊子太多,隔着衣服,从上到下在我的身上咬了很多包。不能再睡了,我独自一人,在即将黎明的军营里踱步,感到是那么的惬意,感到人生乐中有苦,苦中有乐。慰问结束后,我完成组稿有20多篇,在《前进》杂志当年的第7期设立专栏发表,其中包括我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陈江滨合写的长篇通讯《歌声响南疆,深情寄壮士》。这是我在《前进》杂志上署名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我在《前进》杂志编辑部前后工作了3年多,撒下了我青春年华的一部分,也倾注了对它的爱。现在我已退休7年了,但是对它的爱,还深深地蕴含在心窝里。每一期杂志我都会看,如果出现小毛病,心里就会觉得难受;当看到《前进论坛》杂志越办越好,心里就会感到高兴。可以说,这是我一辈子难以割舍的情感,我知道,一个退休的人,帮不上什么忙,但不这样,心里就过意不去。为什么这样?这大概就是心理慰藉吧!(作者系农工党中央研究室原主任)



文章二维码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