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园地 » 专家授课

戴尅戎:未来3D打印或许可以打角膜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5-04-02 11:13:00  编辑:陈静
 
    2014年11月6日,“云南省戴尅戎院士工作站”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正式揭牌。戴尅戎教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他在步态和人体平衡功能定量评定、内固定的应力遮挡效应、骨质疏松性骨折、人工关节的基础研究与定制型人工关节、干细胞移植与基因治疗促进骨再生等方面取得了创新性成果。

  新华网云南频道就该工作站研究方向、3D打印技术在骨科的应用和延缓骨头新陈代谢等方面专访戴尅戎院士。

  戴尅戎:通过工作站每一个人的努力,最终让病人得到好处

  新华网云南频道:戴院士您好,一会儿有一个揭牌仪式,“戴尅戎院士工作站”在昆医附一院揭牌。我看到这个工作站是有时间限制的,从2014年到2017年,三年的时间。接下来这三年,工作站的主要研究方向会是哪方面?

  戴尅戎:我个人认为,在一个医院里面办实验室,跟在科学院里办实验室应该是不一样的,因为在科学院里办实验室,更加重视一些不同基础的、带有原理性的,一旦有了一些成果,它可能会放之四海皆准,或者好多问题都能解决。

  而在医院里面非常具体,在我们临床遇到的各式各样的疾病当中,有罕见病、有常见病,这些疾病都有难治的一面。这个难治包括难诊断、难治疗,还有治疗以后难康复,都在这个里面。所以这些问题它是不能作为一个科研的内容,只有把这些问题提升到一个科学问题,然后针对这个科学问题,我们进行研究。

  这个研究一旦获得了比较好的结果,它很有可能会很快地用在临床上,直接对临床的病人发挥比较好的作用。

  这次的院士工作站,名称叫戴尅戎院士工作站,它不是戴尅戎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戴尅戎一个人到这里来,它是一个团队。

  如果说院士有什么过人之处,我个人感觉到,他本人的聪明是有限的,关键是他可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团队在支持他。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作出很多的事情来,而且能够节约时间,能够发挥每个人的长处。

  今天早上我们把目前的工作成绩做了一个回顾,特别是打算做些什么。我个人感觉到,我们的昆医附一院,其实在科学研究,在临床治疗等等方面,已经走得很前面了。本身已经有了好的成绩,希望通过这个合作进一步地来把它提升一步,加快云南医疗卫生的发展速度。

  戴尅戎:学医是理所当然,毕业分配去了宝成铁路工地医院。

  新华网云南频道:您学医是受您父亲的影响吗?

  戴尅戎:应该讲我们一家子呢,要找出一个不是学医的人很难。我女儿也是学医的。有人问我女儿,你为什么要学医?她回答挺有意思的,她说那我不学医,还有什么事可以做?在她的脑子里,没有别的事了,就学医了。

  我出生在1934年,整个的童年时代经历了三次巨大的家庭灾难,这个灾难是跟抗日战争完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结果是家破人未亡。

  到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我们就是想回南京。高中毕业后考进了第一医学院,就现在的上海医科大学。

  毕业时,我跟两个同学一起填了决心书,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最艰苦的地方去。结果一发榜呢,很意外,我的两个同学到内蒙古,我到北京,我就觉得很惭愧。

  后来,在自己坚持之下,我去了宝成铁路。在宝鸡和成都之间的一个小城,叫做双石铺,现在叫凤县,就到那个地方去落户了。

  在工地医院里面干了两、三年,一直到宝成铁路修通。其实我住的是竹子编的临时房子,手术条件各方面都很差。但我除了一些外伤以外,第二年做腹部手术、开颅手术,第三年就做开胸手术。

  戴尅戎:偶然成了骨科医生,一年后我就因挑战大深深爱上了它

  新华网云南频道:您当时为什么会选择骨科呢?

  戴尅戎:我最没有想到的就是做骨科。那个时候我刚刚调回上海,是在上海铁道医学院。我想做胸外科,想做脑外科,因为我都做过了,就是没想到做骨科。

  结果是一个很偶然的情况,就变成骨科医生了。大概一年左右,我就爱上骨科了,我就觉得太好了,应该做,因为它有很多挑战。

  我所在的医院,刚去的时候没有骨科病房,有骨科两个字,但它只是在普外科借了六张床,没有专门的护士。

  现在,我们的骨科变成全国的重点学科。有近200张床,有三个实验室,整个都壮大起来了。所以这个也是我感觉到,我宁可走这条路,它是风险比较大一些,或者说有可能就这么一事无成。但是我总觉得这就是我该做的事情。

  戴尅戎:从减量制造到增量制造,3D打印让个体化医疗得到保证

  新华网云南频道:我在看您的介绍的时候,有一个技术可能是我们都很关注,觉得很好玩的,3D打印技术,这个技术对于骨科,对于医学领域有什么意义?

  戴尅戎:今天我就要讲这个,有机会你也可以听。

  我们从人开始制作产品开始,就是在做减法。什么意思呢?一块大木头,削削削,削成一块艺术品,变成一个桌子。都是把一个大的木头削了以后,变成一个特定的形状,或者把它拼凑起来,或者单独这一件东西,它就变成一个产品了。

  所以我们所有的生产都是减量制造,减少东西的,很多东西都损失掉了。

  那么3D打印是什么呢?是在一个空的台子上,比如说先撒一层粉,然后加温,这个粉就溶解了,加到温度的地方溶解,没有加到的地方没有溶解,就凝住了。再撒第二层粉再来一次,第三层粉......然后吹风机一吹,没有凝住的粉就吹掉了。这个粉还可以再回收利用。而剩下来的就是一个产品,今天等会儿要放这个幻灯,它是整个像电影一样的放出来。这种叫增量制造。

  利用了这一个特点,我们就可以给每一个病人,单独制造他所需要的内置物,比如说定制的关节、定制的螺丝钉、定制的结构板等等这些东西,就都做出来了。

  这个3D的出现,就使得我们在医疗上面,个体化的医疗得到了保证。现在我们一个人工关节,最多5到6个型号。但是我们每年要做上百万例的关节置换术。只有5、6种型号,怎么行?你就是买鞋也不够。怎么办呢?比如讲我装膝关节,我这个关节偏小了,大了松掉,小了怎么办呢?把骨头削掉一点,叫做削足适履,套上去就算了。

  现在就可以了,你的膝关节我专门给你做一个,这个给我是不行的。反过来给我的,就不能给你。现在我就通过打印的方法给它打出来就行了。

  而且我用不着一个人一个人打,将来可以五个人一起打,打出来五个不同的东西。所以这样一来呢,整个它在个体化的医疗方面,是前进了非常大的一步,所以它叫革命。

  戴尅戎:未来3D生物打印或许可以打印出角膜

  新华网云南频道:完全量身定制了。

  戴尅戎:完全量身定制了。

  另外当然可以做模型,可以做各种修补。比如说我损伤了以后,头压扁了,你要把它拱起来,那要跟另一边要对称。那你怎么能够做得到呢?在手术台,你怎么捼也捼不到对称。那么它现在给你往里头一装就行了。

  还有心血管的夹子,专门可以定做。为什么呢?没有一个人的血管是上下一样粗的,就在这个地方要一个夹子,好,我就根据这个地方它的解剖学那些数据,专门做个夹子正好夹住,也可以定做,所以它不单单是骨科,各个科都可以。

  再往下走,我专门给它定做一个架子,然后种上细胞,细胞在上面不断地扩增、扩大,数量越来越多,一百万、两百万,一千万、两千万,然后就变成了一个东西。这个叫什么呢?就变成3D的生物打印。

  再比如,角膜。现在角膜也是,只有很少很少的人能等到角膜,做移植手术。那我角膜能不能打印?所以现在生物打印是一个热门。

  但是现在还有很多难关,那个很复杂,非常复杂,是这样一个情况。

  戴尅戎:老年人就是在跟退行性改变做斗争

  新华网云南频道:有一句话叫做人老腿先老,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在平时的日常生活当中,应该注意一些什么呢?

  戴尅戎:人老带来的是什么问题呢?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下来,人老带来的是一种各种组织器官的退行性改变,俗称老化了。这种退行性改变表现在软骨,软骨变薄了,甚至于废掉了。

  韧带本来有弹性的,弹性不好了,因为弹性不好,反复受力呢,它可能就裂了,或断了,或者它由于外伤引起一个叫做创伤性的炎症等等。

  再往细里讲,骨头是要新陈代谢的,不断有新的骨头形成,有旧的骨头被去掉,这个过程也退行性改变了。也就是说骨头的代谢就障碍了,这样一来,有太多的疾病产生,我们任意举一个骨质疏松,骨质疏松就是因为骨代谢的改变,引起骨头的合成减少,分解增加。

  还有最多的,我们叫退行性的骨关节炎,本来讲到老了走路不行了,没力气了。这个里面一方面软骨坏了吧,软骨下面的骨头也坏了吧,一些韧带也老化了。再往下讲指挥这个关节运动的肌肉也老化了吧,它的肌肉力量不够了,有一些肌肉纤维,脂肪性改变了等等。我们说一个老年人它就是在跟退行性改变做斗争。

  你比如说骨质疏松,松一点有什么关系呢?我松一点就松一点。但是松一点最最不好的结果,就是骨头断掉了,它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坐在汽车里,一颠,骨头断了。走路的时候崴一下,断了。

  甚至于弄到最后咳嗽把肋骨咳断了,这样就无所不断。

  戴尅戎:女性年轻时一定要注意锻炼,绝经期后应通过药物抑制骨的破坏

  新华网云南频道:怎么能让我们的身体各个机能老的慢一点?

  戴尅戎:在这个当中,特别是妇女,因为妇女它骨头的老化要远远地快于、早于男性。

  最重要的一点事,年轻的时候锻炼,提高骨的质量。年轻的时候锻炼好,或者营养好,骨头的密度很高。那么它沿着这个坡一点点往下走,到不正常要很久的时间。反过来,你本来的骨密度就已经不是太好了,很快就进入到病态了。

  再一个是,妇女到了绝经期以后,就应该适当地用一些药物来促进骨的形成,抑制骨的破坏。这种药物有的时候要常年吃的。

  而恰巧,我们都重视不够。吃药是要钱的,但是骨头断了治病更要钱,所以吃药预防要好得多。

  你一个骨质疏松,骨头断了以后,就是给它治好了,也没有本来好了。比如骨关节炎,真正骨关节炎需要动大刀的是少数,多数都可以通过一些锻炼。

  还有一些医疗常识,比如避免一些完全没有必要的负重,或者错误的体育锻炼方法,这些都可以给它避免掉。这样子的话,它这个关节发生骨关节炎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地减少。

  新华网云南频道:谢谢戴院士,希望下次有时间,再次邀请您做客新华网云南频道。

  戴尅戎:好的,谢谢!(完)

打印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