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大胡子男人开挂一般升腾跌宕的环保之路

在沱沱河畔海拔近5000米的唐古拉山镇,有一位坚定的环保主义者,30多年矢志不渝地呵护长江之源,在寒冬与这片大地厮守,在青藏高原为希望守候,为藏羚羊、斑头雁等野生动物奔走呼喊,发起“垃圾换食品”和“带走一袋垃圾”项目,建立高原垃圾回收处置的管理体系,在青藏公路沿线布局6个“绿色驿站”……几十年来,杨欣及其志愿者团队坚守在长江源的保护一线,用自己的努力守护着母亲河源头的环境。他就是农工党党员、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会长杨欣。让我们一起来阅读杨欣老师的环保故事。

“嘭”一声枪响打破了可可西里的黎明,一只藏羚羊矗立在寒风中,身边是它刚牺牲的同伴,空气弥漫着血腥气,地上血流成河,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显得惨烈。

这只藏羚羊忍着失去同伴的悲痛,奋力拖着受伤的后肢,带领着部族四散奔逃。他们绕过了白雪皑皑的岗扎日山峰,跨过了澄清宁静的乌兰乌拉湖,却又一次与人类不期而遇。一个身材魁梧,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和一群穿着工作服的人类出现在藏羚羊群眼前,藏羚羊首领“嗯呜”地向部族发出警报,让它们赶紧逃跑,而自己却被人类团团围住,求生的本能让它不停地挣扎,大胡子男人用蛮力牢牢抓住了它,藏羚羊绝望了,对人类的仇恨让它死死地瞪着这个男人,发现他那浓密的胡须下有一张黝黑肃然的面孔,而那双眼睛透出的分明不是兴奋与残忍,而是怜悯之心。更让藏羚羊意外的是自己没有被血淋淋撕下美丽的皮毛,而是被他们包扎好了受伤的后肢。这只幸运的藏羚羊被放生了,汽车载着人类缓缓驶离,留下茫然无措的藏羚羊和印在藏羚羊心底那张黝黑肃然大胡子的面孔。

当这只伤愈复出的藏羚羊再次见到大胡子男人已是第二年,远远看着他,已没有了当初的恐惧。他和同伴们正在组装活动板房,没有电源和起重机,便用手提肩扛的方式搬运着百余斤的铁板,硬生生用铁锹铲在坚硬的冻土上打了两米深的地基,这里平均气温零下4摄氏度,海拔4500米的地方,人类只上一层楼都困难,更何况盖房了。终于,1997年9月10日,在这一望无际黄色的冻土上,在这遥不可及湛蓝的天空下,一幢红色房子孤单又艰难挺立起来,一面耀眼五星红旗缓缓升起,倔强的刺进了这千万年来无人问津的苍茫画面,这幢房子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首个人类建筑,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民间投资兴建的野生动物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

3.jpg

这个保护藏羚羊,建设保护站的大胡子男人就是杨欣。十多年中,杨欣和志愿者忍受着最恶劣的自然环境以及资金短缺等种种困难,甚至不惜生命危险进行着藏羚羊的保护活动,在杨欣和各级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如今可可西里再也没有发现一起盗猎行为,而藏羚羊数量也从两万多只增长为六万多只。多年来,杨欣在保护长江的道路上遇到了无数次的危险。从翻船、滑坡、狼吻之险,到队友的遇难牺牲,用他的话来说,“危险是我的生活方式”。

1984年:开始长江上游金沙江段的考察、摄影、探险。

1986年: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任主力漂流队员兼摄影。

1991年:组建"雅砻江摄影考察探险队",任队长。

1992年:参加长江上游森林资源考察队,任摄影师。

1996年:组建96深圳"保护长江源,爱我大自然"活动考察队,任队长。

1997年:通过义卖自己所著《长江魂》一书筹款,建立起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这是长江源头也是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保护站。

1998年:组织工程技术人员志愿者和大学生志愿者,进行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二期工程建设。

1999年:策划并倡导建立“长江源”环抱纪念碑,得到国家环抱总局的支持响应,此碑已于6月5日立于长江源头。同年考察长江正源沱沱河及南源当曲生态环境现状教育状况;组织志愿者进行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三期工程建设。

杨欣建立的第二个自然保护站,是位于长江正源沱沱河的长江源水生态保护站。建成之后干什么?一种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斑头雁,进入杨欣的视线。“这种飞行高度近9000米的鸟,能在8小时中飞越喜马拉雅山。它其实是国际保护动物,只是没得到我们的重视。这里虽然是自然保护区,但并没有太多实际措施。斑头雁每年被捡走的蛋多达2000多枚。”杨欣说。于是,杨欣的团队招募志愿者在斑头雁栖息地附近驻扎、守护,不让捡蛋者进入,现在一个斑头雁的蛋也丢不了。

从一个沉迷于地图上曲曲弯弯蓝线的孩子,到一个争强好胜的探险队员,再到一个寻美觅新的江河摄影家,最终成为一个长江环保事业的献身者。长江塑造了他的命运,他的曲折跌宕又让他融入长江的命运。

“保护长江就像是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我挑起这个担子的时候便知道放不下了。”——杨欣。


文章二维码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