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纵览 » 资料文库

一生追求民主与科学的中华英才--记郑太朴烈士

来源:农工党上海市委会  时间:2014-04-08 02:35:00  编辑:郭岩

    郑太朴是中国近代著名数学家、社会活动家,是农工民主党早期的重要领导人,他为人民解放事业不屈不饶地斗争了一生。郑太朴早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大革命时期在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工作,1930年参加农工党的创建,任中央干部会干事、组织委员会主席委员兼任上海小组负责人。1945年参加中国民主建国会。解放战争时期在上海投身于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1949年1月应中国共产党邀请赴解放区参加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因长年积劳成疾,途中突患脑溢血逝世。1950年由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曲折的寻求真理之路

  郑太朴,名松堂,字贤宗,号太朴,1901年10月生于上海。自幼聪颖过人,在父亲郑子渊先生教诲下,少时便打下较深的国学底子,并自学了代数、几何、三角等数学课程,还自修了英语,15岁便能阅读一般的英文书籍,能用英语会话。他还爱阅读哲学、历史、文学类书籍,尤喜佛老之学。普陀山高僧大虚法师喜其对佛经有悟性,乃赠法号曰太朴。由于家境贫寒,郑太朴1918年17岁时即进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车务处当翻译,挑起了家庭生活担子,走上自谋生计并奋发读书的自我奋斗道路。这时,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已有明显的影响,出现了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李大钊发表了《庶民的胜利》、《Bolshevism的胜利》等文章,阐述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上海稍具进步倾向的刊物纷纷刊载报道十月革命和介绍世界新思潮的文章,如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民国日报》,在1918年的元旦社论中热情赞扬十月革命的胜利;无政府主义的刊物《劳动》,也在3月的创刊号上发表了《俄罗斯社会革命之先锋李宁》(李宁即列宁)。这些介绍和论著在知识分子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吸引着年轻的郑太朴。

  1919年6月3日,上海工人为声援北京学生的“五四”爱国斗争,进行反帝反封建的大罢工。年仅18岁的郑太朴,受爱国浪潮的激励,深深感到为帝国主义服务的可耻,他痛哭了一场,愤而辞去车务处翻译之职,毅然投入爱国正义斗争,开始寻求救国救民道路。

  当时,社会改造的呼声极高,除了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传播外,还有其它多种主义和学说相继传入。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罗素的基尔特社会主义、托尔斯泰的泛劳动主义等等,都是作为“社会主义”思想被广泛介绍。郑太朴同许多爱国青年一样,受到这些思潮的影响,接受了无政府主义,认为找到了改造社会的良方,他屡屡在进步刊物《觉悟》上发表文章,自称“我是中国式的无政府主义者”,提出“最好采取带有革新运动性质底协作事业为兴国方法”、“急求振兴产业”、“改造全民族底物质生活”、“以发挥人类本有的互助本能”、“增高人民底自治力,为实现无政府社会之预备”的主张,这些显然是受了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的影响。

  1920年8月以后,上海、北京、武汉、长沙、济南和广州等地,相继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早期组织――共产主义小组。为筹建全国性的统一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作思想舆论上的准备,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为核心,组织了对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潮的批判,着重批判了当时对青年有较大影响的无政府主义思潮。马克思主义者鉴于接受无政府主义影响的大多为一些不满现状、反对强权、主张自由平等的青年,因而既坚持原则,在理论观点上对他们进行批判,而又十分注意策略,对他们采取争取和团结的态度,以达到提高他们思想认识的目的。

  1921年5月,陈独秀在《新青年》第九卷第一号上发表《中国式无政府主义》一文,接着,施存统在《觉悟》上发表《经济组织与自由平等》、《再与太朴论主义的选择》等文章,均针对郑太朴的无政府主义观点进行同志式的批判:“我相信你是一个真正想改造社会的朋友,所以很希望你为社会努力”。

  对于这些批判文字,郑太朴曾多次著文答辩,同时也认真研读了对方的观点,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本着追求真理的精神,他对陈独秀恳切地表示:“希望先生有以教我,并希望大家共同讨论这件重要的事”;对施存统表示:“我们意见不同处,都是为社会,不是为私人利害,因此我很希望你底指教。”《觉悟》刊出郑太朴和施存统的争鸣文章时,主编邵力子特加按语:“太朴和存统底讨论态度是非常好的。”

  通过马克思主义者的热情帮助,郑太朴诚恳地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22年1月,原来也是受无政府主义较深影响,后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的黄爱、庞人铨被军阀杀害后,郑太朴表示深切悼念,他写道:“他们底死终算合于死底真意义了”。1922年5月,中国共产党上海地方委员会组织马克思104周年诞辰纪念活动,郑太朴参加了由张秋人主持的纪念大会,并同陈望道、沈雁冰等先后作了颂扬马克思主义的演说。志同才能道合,郑太朴终于和同样具有振兴中华责任感的知识分子走到了一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郑太朴在探求真理中,经历了一个由无政府主义者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曲折和艰辛的过程。

  

  刻苦学习与积极革命的留学生涯

  郑太朴从工部局辞职后,商务印书馆经理张元济念其心地纯正、好学有为,邀他在该馆编译所工作。在编译所工作期间,他勤奋译著,成绩卓越,又深得蔡元培的赏识,由蔡元培提名派赴德国留学,费用由商务印书馆预支,讲定日后由译著之润笔费偿还。

  1922年秋,郑太朴在德国哥廷根大学攻读数学和物理学。哥廷根是一个幽静的城镇,居民以务农为多,民风纯朴。郑太朴在该镇近郊特格来尔(Tenglern)租了一间小阁楼居住,楼下就是房主的牛栏和羊圈,他吃的是土豆、黑面包,喝着羊奶,像个苦行僧过着艰苦的生活。

  平日,除了到学校上课,他什么地方也不去,为了偿还商务印书馆的债务,就在这间小阁楼里,在牛羊哞哞咩咩的叫声中,他翻译了《数学全书》的第一册算术、第二册代数、第三册解析几何、《近代物理学一瞥》等教育书刊。还为由李大钊、李达、李汉俊、陈独秀、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等人发起组织的“新时代丛书社”出版的《新时代丛书》翻译了《进化(从星云到人类)》等科学普及著作,向中国读者介绍世界上先进的科学研究成果。

  郑太朴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