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纵览 » 资料文库

和邓先生一起坐牢的日子

来源:《前进》月刊1981年12期  时间:2014-04-08 01:22:00  编辑:胡文生

    1931年11月29日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这一天,我们党的创始人——邓演达烈士被杀害干南京,到今年五十周年了。我们大家都怀着悲切的心情纪念他,作为他的战友、学生和他一同被捕而幸存的我,对邓演达烈士的音容伟绩、罹难经过,至今仍历历在目。

  邓演达先生由于反蒋倒蒋,被迫流亡国外。1930年回国后,积极筹建党的组织,成立了“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通过了由他起草的《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政治主张》,选出了以他为首的中央干事会。他主持党务工作,主编《革命行动》半月刊,撰写政治论文,揭露蒋介石反革命集团的罪行,指出中国革命道路是推翻封建势力、打倒帝国主义、团结农工群众,也就是要从军事上打倒蒋介石,建立以农工为基础的平民政权。他的正确主张,打中了蒋介石的要害,引起了蒋介石的疯狂仇视,想方设法要谋害邓演达先生。当时,同志们都为邓先生的安全担心,劝他注意,并建议他暂肘离开上海免遭不测。邓先生表示:“个人生死何足道,中国革命必须及早恢复”。他说:“为农工平民而斗争,随时准备着被捕、随时准备着被残杀,是革命者应有的觉悟,尤其是我们应时刻准备着,准备那最后的一刹那。”这坚毅感人的豪言壮语,不久竟成为邓先生遇难前的遗言。

  为了准备推翻反动政权,邓先生在上海积极培训干部。1931年秋,我和邓维亚(朝阳大学)、刘魁(交大毕业)、王宾荪(女,留日),同到上海参加培训。8月17日下午,我们往愚园路愚园坊20号开会,到会的还有罗任一(留日)、杨允鸿(留苏)等十余人。会上,邓演达先生绘我们宣讲国内外形势。正当我们听得入神的时候,门外突然闯进一伙暴徒,领头的还假惺惺地对邓说:“噢,我不知道是邓先生,早知道是你,我不会来,对不起!”接着一声嚎叫:“举起手来!”我们全体同志都被脚镣手铐捕送到英国巡捕房,关在一间只有一丈见方的临时囚室里。下午三点多钟被捕,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给我们吃点水泡饭。由于干渴和饥饿,大家都十分愤慨,邓先生便鼓励我们“打起精神来!”他安慰我们说:“不要怕,不要急,一切有我负责,我们要作好精神准备,看他们有什么把戏”。并嘱咐罗任一把我们被捕的消息,设法公开出去,以免遭敌人暗害。经过和看守联系,当晚就把消息送到了有关方面。

  第二天,租界当局把我们解至“会审公堂”,由上海高等法院会同租界代表审讯我们。法庭首先问邓先生,“你是不是第三党领袖?”答:“我是”。又问,“你为什么反对政府,你是不是共产党?”邓侃侃而谈,“我不是共产党,但我要革命。蒋介石背叛三民主义,投降帝国主义,我们要恢复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民主义,实行耕者有其田,建立农工平民政权……”邓先生慷慨激昂的回答,使得审判者惊惶失措,不等邓把话讲完,就宣布把我们引渡给上海警备司令部。

  8月21日,邓先生被单独押解到南京。临行前,他托人转告我们,要努力学习,一天不死就要战斗。9月15日,我们也都被押到南京,男的关在军法司,我和壬宾荪寄押在江苏第一模范监狱。通过狱卒的传递,邓演达先生在狱中给我四次来信,他亲切关怀我们的生活、健康,询问我们的饮食情况,勉励我们多读书,借此机会好好锻炼,甚至把外面接济他的钱,也转来给我们。他在殉难前给宋庆龄先生及其他方面写过信,请他们设法把我们营救出去。邓先生在那样艰难危急的时刻,还一心记挂着同志们的安危,每想到这里不由我一阵心酸。

  10月3日邓先生从军法司被押走,去向不明。后来,我们收到他用红铅笔写的信,告诉我们他已被秘密转移到紫金山的一间荒屋里,以后不可能再通信了。11月29日,邓演达先生终于惨遭杀害。12月17日,上海各报登载了杀害邓先生的消息,并公布了蒋介石捏造的审讯经过。

  蒋介石被迫下野后,我们才由宋庆龄出面联合冯玉祥等作保,于1932年1月获得释放。出狱后,我们在上海功德林素菜馆以吃饭为名,为邓演达先生开了一个秘密的追悼会,大家怀着悲痛肃立默哀,以寄托无尽的哀思。我们向邓演达先生英灵宣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推翻蒋介石法西斯统洽!杨允鸿、邓维亚和我还为这次被捕赋诗述怀:杨允鸿:倾向沪宁道上行,千岩万壑正相迎;江南多少佳山水,不似金陵浪得名。邓维亚:负剑驰驱沪上游,围芦高耸入云矗;可堪灿烂黄金地,旅客何辜作楚囚。周竞西:连年飘泊旅魂惊,翘首南天泪暗倾;只恨关山过未半,焉知鼎镬已随身。七旬老母倚闾望,两岁婴孩待哺声;抚我长躯身七尺,几时拔剑斩魔氛。

  邓演达烈士牺牲已五十周年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已经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当年邓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今天已经实现了。国庆前夕,叶剑英委员长发表了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讲话,这是全国人民的心声,也是我们先烈的遗愿,我们一定要努力为台湾回归祖国的统一大业贡献一分力量。(周竞西)            

  

打印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