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纵览 » 资料文库

陈正宽:向周谷老请教

来源:潍坊日报  时间:2014-04-02 02:49:00  编辑:郭岩

周谷城先生手迹墨宝(陈正宽提供)

    周谷城(1898—1996),湖南益阳人。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历史系主任,复旦大学教务长。第一、二、三、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著有《中国通史》(上、下两册),《世界通史》(共三册)。

  此文标题所称的周谷老,系指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周谷城先生。周谷城是中外知名的大学者,是国家领导人之一,而我只是一介中学教师。高山仰止。我,怎么有条件,得以向周谷老讨教呢?说来话就长,机遇帮了忙。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序幕刚刚开启。当时,我订了上海出版的《艺术世界》。杂志属于文化型,办得很高档,属于阳春白雪一类。由于对杂志崇仰,也就希望美玉无瑕。却事与愿违,发现好几期载文,引文有大谬,诸如把唐代诗仙李白的诗,与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新诗人刘大白的诗相互混淆之事。出于爱护,我写了勘误文,寄往上海。想不到文过饰非则甚,竟视批评如冰炭,悻悻至于退稿。适在此后,读到此刊1982年第2期,头条刊出周谷城先生大作《关于意境》。平心而论,意境,在美学范畴中,是一个不大好弄懂弄通的艺术概念。而在周谷老笔下,则写得游刃有余,深入浅出,如入华堂,使人豁然开朗。其概念、事例引用之准确,叫人称叹。这和某些文章、某些报刊的快了萝卜不洗泥成鲜明对照,以此把我的两种感觉,写成文章,拟向周谷老请教。

  问题接踵而来,不晓得周谷老的通讯处,也是枉然。踌躇当决定,打打闯头吧:周谷老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嘛,那寄往北京,也许有。信是寄出去了,却不指望回音。既盲人瞎马,信石沉大海,那是一定了的。西哲有言,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约莫过了一月光景,一天,我收到一封寄自上海泰安路的来鸿,用的是那种竖格红框的老式信封。信皮上写着:山东潍坊七中陈正宽同志启上海泰安路115弄6号周寄。手捧鸿柬,目视墨迹,心下疑猜,是不是周谷老回信了?字写得那么好。乐滋滋地,我拆信看信,纳享幸悦:

  正宽同志:

  六月二十五日手示及短文,早已收到。拙作《所谓意境》,承予奖饰,无任兴奋。只是奖饰逾量,愧不敢当耳。李白大白之文,竟有无知妄作之人,乱发议论;经予指出,令人大悟。出版家文过饰非,不敢发表,今日已成常事。此则学术进步之一障也。专致

  敬礼。

  周谷城谨上。

  一九八二年七月十三日

  捧信读信,也浮想联翩———一个心思投稿,总也投了几十年了。稿子誊清,装入信封,写明报刊,标寄信人,写上“稿件”,邮票都不用。建国初期文风好,报刊编辑对作者尊重有加。中了,必寄用稿通知;登了,必寄稿样稿费;不用,一定附信退稿。但后来情况大变。编辑部好像衙门,无名小辈投稿之难,难于上青天。一是不退,二是无信,三是拉倒。一九八四年六月,我写了杂文《服色小议》,投到石家庄一家杂文报。等了好几个月,稿子退回,原稿上附言四字:“写的不好”。“不好”、也好吧,换个主儿试试,我寄到《人民文学》去了。而当年十二月号《人民文学》,竟把这“写的不好”的杂文登了。怪不得有行家说,当编辑,自己会写文章与否不要紧,只要有眼劲!从成麻袋的来稿里,慧眼识金,能挑出好稿子,这是本事。一次戏剧性投稿,给我上了人生哲学的一课。对他人,无须太迷信;对自己,情管挺自信。

  我从与编辑、名人交往中,似乎发现了一条定例———向编辑讨教,时逢冷漠;请教授论心,多遇挚真。周谷老是响当当的大学者,名教授,书法家。在寻常流辈看来,那是可望不可即的。其实,没有引荐,不必后门,无须厚礼,只消几张纸,一片心,一次心的交流与沟通,率尔完成。时下,不少吾胞,把一切物化,价化,币化,何其庸卑乃尔。人,当有精神支柱,不能心为形役。如周谷老说的,文过饰非,是学术进步之一障;此亦人生哲学升华之一障呵。(作者陈正宽,系全国劳动模范,历任县五届人委会委员、县委委员、县贫协副主任,湖北省三、五届人大代表,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打印
分享到: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