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纵览 » 图说党史

邓演达戎马生涯(四)

来源:农工党上海市委会  时间:2014-04-09 09:18:00  编辑:郭岩
十、组党被捕


1930年5月邓演达回国组党(摄于上海)




组党后的中央机关刊物《革命行动》

    临委会的军事、组织、宣传等工作,对蒋介石政权造成极大威胁,蒋介石悬赏30万元缉捕邓演达。邓演达从回国到被捕前共发表文章20多篇,近20万字,《我们夺取政权之直前及直后应该做的是什么?》一文未及发表即被捕。


蒋介石当局应告密人之约在上海《时事新报》连续登出启事(1931.8.9—8.12)

    陈敬斋,江西都昌人。曾任黄埔军校军医处司药、北伐第三军卫生材料库库长,1928年混入中华革命党。1931.4见到邓演达,被安排在上海市干部会地下机关,担任整理、分发文件工作。陈敬斋生活腐化、闹要补助、搬弄是非、挑拨离间,6月间被停止工作。调去福建、拒不接受、忽然转弯、要求见邓、灵魂龌龊。

由于叛徒出卖,1931年8月17日,邓演达在上海愚园坊20号,江西起义干部训练班结业式讲话时被捕。


现在街景(本照片2005年实拍于上海)






邓演达被捕处


邓演达手戴镣铐上囚车前(1931年8月17日)


国民党上海特区法院逮捕邓演达的拘票存根(1931.8.15)


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为逮捕邓演达发出的函(1931.8)


上海公共租界捕房讯问邓演达时记录的“供录单”,邓演达义正辞严的“反对蒋介石的军事独裁及官僚政治”(1931年8月17日)



    1931年秋,坚贞不屈。周恩来1944年在延安中央党校时说:“邓演达这个人的人格很高尚,对蒋介石始终不低头”。蒋介石对邓演达软硬兼施,许以中央党部秘书长或总参谋长、剿匪副总司令或出国考察,要邓放弃自己政治主张,解散组织。邓演达不为所动,严辞拒绝:除举行真正的国民会议解决中国革命问题有商量余地,“个人一无所求”。“我要为中华民族维护正气”。


为被囚于国民党南京监狱的邓演达


邓演达在狱中写过5封信给罗任一、九.一八后写过一纸条给郑太仆、3封信给南京的万灿。指导工作,表明斗争决心。图为邓演达从狱中转出来的两张纸条


    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与邓演达同时被捕的有北平、江苏保送的学员9人、上海1人。同时,临委会中央机关和联络点遭严重破坏。西摩路威海卫路741号党的总机关及罗任一住所,抄走银洋610元、7000元存折、书籍数百本;在愚园路612号大同印刷所,逮捕职工9人;晚7时15分在中央机关爱麦虞限路159号抓走1人、抄得装有党内重要文件的藤箱4只、网篮2只;晚7时50分在麦根路32号抓走1人、抄得文件若干;夜12时在拉斐德路桃园新村“黄埔革命同学会”总会,抓走20余人。同时,蒋介石密令西安、山东等地开始抓捕,临委会各级组织均遭破坏。







上海《申报》(1931.8.20)

    营救邓演达:临委会及邓演存四处奔走、设法营救。南京教导总队数人组织了武装营救队,不幸事败,被当局下令通缉。十月间,临委会批准了黄埔二期生许源圃的劫狱计划。朱蕴山携岳母与幼子,亲自从上海迁居南京指挥,并筹款五万以解决看守士兵行动后的眷属安置。因邓演达被突然转移至紫金山麓的荒屋内,营救计划落空。邓演达从被捕、押京、直至关在富贵山,看守中多次有人要放他,邓演达总是以“我万一逃脱,蒋介石必杀大家泄愤”;放走了我“你交不了差怎么办?”;“蒋介石沽名钓誉,不敢对我怎么样”而谢绝。

    义救演达:1931.8.17邓演达被捕后,宋庆龄置个人安危与尊严不顾,毅然从沪至宁到总统府找蒋介石论理,为演达求情,交涉未果;11.25又第二次来宁,利用自己特殊身份进入中央军人监狱探望演达。战友相见,挥泪而谈,激昂陈词,情景悲壮。

十一、英勇殉难

    1931年11月29日邓演达被南京国民党政府秘密杀害于麒麟门外沙子岗,时年36岁。(本照片翻拍于广东惠州“邓演达故居”)



邓演达被害处(1931年摄)



邓演达被害处(1932年摄)


1931年12月亲属觅回邓演达遗体入棺后在棺木旁默哀





入棺后的邓演达烈士的遗体


蒋介石当局为掩盖暗杀邓演达的罪行,捏造审判消息,由军政部军法司伪造“特别判决书”来掩人耳目




 
1932年2月,陈铭枢为邓演达所题碑文

    12.14宋庆龄初闻演达遇害将信将疑,第三次来宁找蒋介石询问,并要面见演达。蒋介石说:“这个人见不到了。”宋庆龄悲愤填膺,怒不可遏,将茶几掀翻在地。1931年12月20日,宋庆龄宣言在上海《申报》发表:“借反共之名,行反动之实”。


邓演达组织领导的黄埔革命同学会在上海《申报》连续刊登,筹备邓择生先生追悼会启事


胡汉民、孙科、冯玉祥、李济深等94人,中华劳动人同盟、中国革命学生总会等24个团体,在上海《申报》连续刊登“筹备邓择生先生追悼会”启事


1934年3月21日,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负责人在香港开会,决定按邓演达的主张继续战斗



    叛徒的可耻下场:1949.11农工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逮捕叛徒陈敬斋归案法办”的提案。1950.3在周恩来、董必武、罗瑞卿等关心下,农工党中央派人,会同农工党江西省委、与中共江西省委统战部商定方案,由江西省公安厅执行。3.8陈敬斋被逮捕归案,并解押到京。3.22由最高人民检察署令北京人民检察署,向北京市军管会军法处提起公诉。经三次审讯,4.25军事法庭开庭,宣读《军字第245号判决书》:“该犯变节投敌,勾结蒋匪杀害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领袖邓演达,应处以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财产没收。”然后押出法庭,执行枪决。

    1950年人民政府追认邓演达为革命烈士,1957年在中国共产党和周恩来总理关怀下,国务院拨款将邓演达遗骸迁葬风景秀丽的紫金山南麓,中山陵东侧,成中山陵居中,廖墓与邓墓为两翼的对称格局。


图为参加邓演达烈士安葬典礼全体人员在邓墓前留影(1957年11月29日)




向邓演达烈士墓敬献花圈




农工党中央有关邓演达烈士遗骸迁葬举行安葬典礼的文件(原件藏于农工党江苏省委档案室)
 
    邓演达烈士墓的迁移和修缮经过:1953年,农工党中央建议,应在邓演达烈士殉难地南京修建陵墓,以告慰烈士在天之灵。1955年彭泽民夫妇专程到南京沙子岗祭扫邓演达。回京后向周恩来总理建议重整邓墓。周总理非常重视,指示有关部门尽快解决。1955年,江苏省和南京市人民政府邀请各方面人士选址建墓。经过细致认真地论证,省、市政府与农工党中央一致意见,确定在中山陵灵谷寺东约200米处,建造邓演达墓。使之形成以中山陵居中,廖墓与邓墓为两翼的左右对称格局。中央人民政府特拨款人民币15万元。1956年3月12日农工中央发文,决定成立建墓委员会,筹备建墓迁葬事宜。季方任召集人,庄明远、张云川、邓昊明、刘焯、武思光、章师明、朱禊、朱有阶、麦保曾等共十名委员。1957年8月19日建墓工程开工。墓的主体建成后,邓演达遗骸于1957年11月25日由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殉难处迁移至新墓地安葬。 1957年11月29日,在邓演达逝世26周年纪念日,举行邓演达烈士安葬公祭典礼。参加典礼的有江苏省及南京市党政负责人惠浴宇(时任江苏省省长)、彭冲(时任南京市市长),农工党中央委员季方、何世锟、庄明远及农工党江苏省委、南京市委负责人刘树勋、章师明等一百余人。1958年3月建墓工程峻工。同年11月移交中山陵园管理处。1976年3月,邓演达墓被列为江苏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1年,国务院又拨款将邓墓整修一新,并由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撰述,在墓碑背面用隶书镌刻了邓演达简历。2001年6月,邓演达墓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邓演达烈士之墓。碑正面碑文为何香凝手书,碑后面镌刻邓演达简历256字,农工中央撰文,无锡市农工党员王季鹤书写,本组照片实拍于南京中山陵东侧“邓演达墓”
 

    墓志全文:邓演达先生,广东惠阳县人,生于一八九六年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蒋介石反动集团杀害于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一九五七年十一月移葬于紫金山中山陵左首,此志。(此碑藏于邓演达墓穴中,拓片藏于农工党南京市委档案室)


十二、浩气永存








2001年6月邓演达墓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下图是邓墓的石亭石廊。本照片实拍于南京中山陵东侧“邓演达墓”。


邓演达烈士殉难三十周年纪念,邓演达哥哥邓演存、嗣女邓京育到宁参加纪念活动




农工党江苏省委会、南京市委会每年到邓墓祭扫。1986年邓颖超在北京亲切接见南京农工党成员、医药专家、全国政协委员、邓演达侄女婿金启祥。


1966年5月,李宗仁先生海外归来,拜谒邓墓,黄琪翔、郭秀仪夫妇陪同

1990年11月25日,农工党主席卢嘉锡在江苏指导工作期间晋谒邓演达烈士墓


图为修缮后的邓演达烈士殉难处全貌。修缮工作由江苏省人民政府拨款,农工党江苏省委会负责


附修缮前原貌


农工党中央领导为修缮纪念碑揭幕(右一为李蒙、右二为章师明、右三为朱兆良,本照片实拍于南京邓演达烈士殉难处)


由中国农工民主党江苏省委员会所立的邓演达烈士殉难处修缮纪念碑


农工党中央领导李蒙、章师明、朱兆良向修缮后邓演达烈士殉难处献花(本照片实拍于南京邓演达烈士殉难处)


2006年6月,经农工党南京市委会申报,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邓演达烈士殉难处”列入第三批“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全国政协副主席、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陈宗兴出席邓演达铜像落成及党史教育基地揭牌仪式 (2008.3)
打印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